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www.38770.com >
红军勇士720天野人般生活--传奇英雄孙名山
作者:admin  日期:2019-09-30 00:33 来源:未知 浏览:

  孙名山,原名孙家钰,江西瑞金大柏地村人,17岁参加革命,改名孙明,在广州、福建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4年随红军长征,任红一军团二师五团三营副营长,后代理营长。1935年5月,孙名山率部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后,在兴隆乡石门坎与敌遭遇,被敌炸伤。负伤后,孙名山留在当地养伤,为躲避敌人追捕,在原始森林里做了720天的野人,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于1978年在当地去世,他的事迹在当地广为流传。

  虽然老人去世已经20多年了,但直到今天,当地人谈到孙明山老人时,仍连声称赞。他的女儿在谈起父亲那段非人的遭遇和备受老百姓崇敬的一生时,也禁不住几次潸然泪下。

  在泸定桥革命文物陈列馆里,挂有一位老人的遗像,遗像下这样写道:老红军孙明山(1902-1978),江西瑞金大柏地村人,1926年参加革命,3年后加入中国,曾任黄石区区委书记。1934年10月,随红军长征北上,任代理营长。1935年5月,在泸定县兴隆乡石门坎战斗中身负重伤,留在兴隆……

  2006年7月10日上午,在参观完陈列馆后,我们在泸定县政府大楼采访了孙明山老人的女儿孙世莲。孙世莲49岁,现在县经贸统计局工作。

  我父亲是江西瑞金大柏地人,大柏地就是毛主席1933年写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的地方。我父亲原名叫孙家俞,参加革命后因工作需要改名为孙明,后来又改为孙明山。1926年就参加革命,1930年被调到福建进义府工作,4年后带一个新兵团回到中央苏区,随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期间担任尖兵营副营长兼党支部书记。在湖南的一次战斗中,营长牺牲,我父亲被任命为代理营长。红军攻打遵义城后,作为尖兵营的三营受到嘉奖,并在遵义会议期间在会场外担任警卫任务。

  孙明是强渡乌江的21名勇士之一,曾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主办的《红星报》上,登载过他的名字。

  孙明山的故事在泸定流传甚广。1935年5月,中央红军右路军在安顺场抢渡大渡河后,在泸定县境内的石门坎遭到二十四军曾子佩营的狙击,在双方激战过程中,一颗地瓜弹在孙明山身旁爆炸,弹片钻进了他的腰部和腿部,7处受伤,被紧急抬到山下的兴隆街上。由于伤员过多,担架不足,他命令先把战士抬走,自己打算骑马,可是连上数次,都因坐不稳而重重地摔了下来。为了减轻部队的压力,他请求党组织把他留下来。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留下就意味着死亡。和他朝夕相处,出生入死的通讯员小郭也请求留下来照顾营长,但孙明山不同意,他说:留下来凶多吉少,长征队伍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小郭抱着营长,泪如雨下:营长,让我留下来照顾你,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最后,孙明山还是说服了小郭,经过部队出面交涉,兴隆镇上一位姓杜的婆婆同意收下孙明山,等他养好伤后,再追赶大部队。部队给孙明山留下了一些银元后,继续前进。杜婆婆是一位孤寡老人,住在镇上的娘娘庙里,收留下孙明山后,她找来草药为孙明山精心疗伤,伤势日渐好转。

  红军部队走后过了一些日子,被吓跑的当地县官、土豪等陆续回乡,并贴出告示:凡各乡伤残留下的,一律解压送县,如经清乡队查出违令者,严惩不怠。杜婆婆开始为孙明山的命运担忧起来。并找来当地一位叫刘朝全的干人(穷人)在一天夜里将他背出小镇,藏到山下一个菩萨庙里,但不知是谁告了密,很快,乡公所十几个乡丁就跟踪到了菩萨庙,情急之下,刘朝全撬开后窗,背起孙明山又爬上一座山梁、深夜潜回一条叫银厂沟的峡谷中。自此,孙明山在银厂沟人迹罕至、风啸兽嚎的深山峡谷中如野人一样,开始了他刻骨铭心的720多个日夜的非人生活。从1935年的秋天开始,这位曾经带领部队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红军营长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只身开始了与敌人、与野兽、与大自然的搏斗,期间,刘朝全时常会给他通风报信,送菜送饭,乡公所也几次发现他的行踪,但几次都被刘朝全化险为夷,搀扶孙明山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一天,深受感动的孙明山眼浸热泪,磕拜刘朝全为义父,自此,两人以父子相称。

  在刘朝全的保护下,孙明山艰难地生存了下来。山乡清剿平息后,孙明山终于迎来了重见天日的日子,刘朝全作担保将他带出深山,并改名换姓。从此,孙明山做过卖工,挖过煤,一直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我父亲兄妹总共14个,有8个参加了红军,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两个,何况我父亲是在那样的境遇中奇迹般生还了下来。说到这里,孙世莲抑制不住内心的创痛,声音哽咽、眼中浸满了泪花。孙世莲的叔叔孙文才(原名孙家焕)与她父亲一样在家乡参加了红军,但他走完了长征路,退休前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据介绍,解放后,孙明山在当地先后担任了农会主席、贫协主席等职,并参加了原西康省的代表大会。一直以来,他认真负责、热心助人、嫉恶如仇,带领当地的老百姓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带领当地村民渡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

  孙世莲说:我小时候做的最多的游戏,就是和哥哥比着数父亲身上的伤疤。他身上大的伤疤有17处,一到阴雨天就大片发肿、流黄水。我父亲临终时,腿上的肌肉组织几乎完全破坏,只剩下两层皮。但他从不居功自傲,很少向人谈起自己的经历。上个世纪70年代,泸定县建纪念馆搜集革命文物,孙明山拿出了他与、周恩来和朱德等中央领导人的3张合影以及战斗中受到嘉奖的证书、证章,人们才知道了他功勋卓著、九死一生的传奇人生。

  自始至终,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队伍和领袖,孙世莲告诉我们:1976年9月9日,当广播里传来毛主席逝世的消息时,我们全家都哭了。尝遍了所有的苦头都没掉一颗眼泪的父亲尤其伤心,禁不住失声痛哭,泪如雨下。连续两天他茶饭不思,紧盯着毛主席像一个劲地掉眼泪。

上一篇:我国自199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九龙图库
下一篇:跨国药企吸收:冯玉祥之孙任辉瑞高层【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