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海外房产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新疆兄弟8天8夜免费代驾4700公里受助货车司机:伤情稳定后再去看

发布日期:2022-01-27 07:40   来源:未知   阅读:

  这几天,新疆兄弟代驾8天8夜4700公里送货车回江苏沛县的事迹,在网络上刷屏。

  2021年10月,在新疆库尔勒运输棉花的江苏徐州人赵序磊因意外受伤无法开车,来自新疆的两位维吾尔族兄弟主动驱车8天8夜4700公里将其货车送回老家。

  1月8日,赵序磊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为了感谢两位新疆兄弟,他专门请两人在家里吃了饭,还带两人在徐州当地游玩了几天才“放他们走”。

  经过北京医院的诊断,赵序磊的左眼已确定永久性失明,无法恢复;右眼的视力也有所下降。后期的赔偿暂时也没有着落。

  连续三年,每年10月底到11月中旬这一个月时间,赵序磊都会远赴新疆库尔勒运输棉花。

  到了库尔勒,赵序磊的任务是将棉花地的棉花运送到当地的棉麻站,“距离近的几公里,远一点的几十公里。”

  然而,今年11月17日,当赵序磊完成云棉花的任务准备配货返回沛县时,却遭遇了意外。

  当天上午,在库尔勒的一个物流园内,赵序磊准备装车一次性餐具用品,带到阿克苏,再从阿克苏配一车苹果拉回江苏徐州。

  11时许,正在装卸货物时,装卸工人不小心放下了车斗上的墙板。铁栏杆倒下来之后直接砸向了站在一旁的赵序磊。“当时直接砸到左眼上,左眼的下眼皮直接被掀掉了。”

  不过,治疗了十来天后,医院医生称该院能力有限,没办法将其眼睛治好,建议赵序磊夫妇到北京的大医院去看看,或许还有机会。

  随后,在将车辆交给新疆朋友曼苏尔·帕塔尔和买买提·努尔东后,两人前往北京。

  “北京的医生说我的左眼眼球已经萎缩,眼角膜没有了,眼部神经都已经断掉,没有办法恢复了。”赵序磊说,他的左眼已经永久性失明。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赵序磊记得很清楚。“我们在库尔勒的一个停车场等活干,当时三台车停在一起,我们就认识了,一起聊天。”之后,三人的三台车还一起跑了几趟活,白天干完活,晚上就一起吃饭。

  11月17日,赵序磊受伤入院之后,曼苏尔和买买提第一时间到场,帮忙办理住院手续,并协助夫妻俩处理事故责任等问题。12月3日,在转院北京之前,赵序磊找到曼苏尔,想把车子从出事的厂区转移出来,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当天,苏曼尔就和买买提联系,尽管买买提正忙着给自己的货车配货,还是满口答应。当晚11时左右,他将货拉回家后,又马不停蹄地随曼苏尔、赵序磊妻子赶到物流园挪车。结果,因为赵序磊的货车馈电,无法启动。他们又找来汽修工更换电瓶。两人将货车开出物流园时,已是凌晨3时。

  第二天晚上,赵序磊两口子请曼苏尔和买买提吃饭表示感谢。在饭桌上,曼苏尔和买买提就商量:“你们人到北京去看病了,车子后面怎么办?能不能找人开回去?”

  赵序磊说,本来准备让表弟过来开车,但是因为表弟所在城市发生疫情,没办法来,两人正在想办法。

  “你们两口子要是同意,我们帮你们开回去。”听到曼苏尔说这个话,赵序磊一再拒绝。曼苏尔一再坚持后,赵序磊现场站起来就跟两人拥抱在一起。

  12月5日,赵序磊和妻子前往北京治疗。四天后,曼苏尔和买买提带着馕和方便食品出发了。

  为了能够节省成本,曼苏尔和买买提在库尔勒配好了一批货带到阿克苏;然后在阿克苏配了一车苹果前往无锡,再从无锡配货到徐州。

  最后一段路,从徐州市区空车跑了近七十公里,抵达赵序磊的老家。历经8天8夜。

  “他们送车到我们老家途中配了三次货。”赵序磊说,即使配了这三次货,全程下来也会亏钱,太不容易了。

  “那天听说他们到了,我们坚持让他们别走,12月19日我们俩就赶回来了。”赵序磊告诉记者,为了赶紧回家感谢两个新疆兄弟,他们从北京走的时候连病历都没来得及拿。

  1月9日晚,曼苏尔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赵序磊回到徐州后,留他们俩在徐州当地玩了几天。临走时,赵序磊告诉苏曼尔、买买提两人,待他伤势稳定了,来年开春,再去新疆看望两兄弟。

  返回新疆时,因为从徐州出发无论火车还是乘飞机都需要中转,为了避开有疫情的城市,曼苏尔和买买提在当地购买了一辆几千元的二手车,一路开回了库尔勒。“买车和过路费还有油钱一共花了1万元左右。”曼苏尔说,车子买回去家里还可以用,挺好。

  对于他们“自费代驾”的行为,曼苏尔说,就是看到好兄弟受伤住院,举目无亲,处境很困难,想帮一把。

  赵序磊说,在跑长途运输之前,他曾在当地公交公司驾驶大型客运车辆。妻子则在家带孩子,照顾家人。

  为了多赚点钱改善生活,2017年4月份,他通过贷款的方式购买了这辆价值四十余万元的东风柳汽乘龙H7货车。自那时开始,妻子就陪着他一起出来跑运输了。

  买车的第一年,他们在海南、广州揽生意;自第二年开始,每年每到10月份,赵序磊夫妻二人就到新疆去拖棉花。

  在赵序磊的老家,父母已经年近80岁,两个孩子中,老大在上大学,还有老二在上初中。赵序磊家中还有个哥哥,智力有些残疾,也都是靠赵序磊照顾。

  赵序磊的妻子告诉记者,家里目前欠了不少外债,这次治疗眼睛花了15万元,“基本都是借的。”受伤以来两个月都没有收入,货车车贷的还款也停掉了。

  目前,赵序磊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下降,已经没有办法开车;且脸部肿胀,暂时还没有完全恢复。赵序磊称,估计后面会把车卖掉来还债。

  对于导致此次意外的装卸工所在的公司,赵序磊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公司从来没有主动给他们打过电话,除了负责人去过一次医院,没有道歉或承担责任的行为,“只是让我们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这几天,新疆兄弟代驾8天8夜4700公里送货车回江苏沛县的事迹,在网络上刷屏。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